当前位置: 主页 > 联系我们 > 正文

极限挑战者咏宁为何铤而走险?还原其心路历程

来源:网络教育信息网 时间:2017-12-11 00:00

【摘要】从默默无闻的横店群演,成为收获百万粉丝的极限运动者。在外漂泊数年,吴咏宁终于有能力给爸爸妈妈置办衣服、鞋子、换一部手机。如果不出意外,他将会在11月10日返回武汉,拿着八万块彩礼钱,和女朋友一家商定办喜事的日子。2017年11月8日,吴咏宁在极限运动过程中,于湖南长沙天心区高263米、62层大楼楼顶附属物坠落至楼顶平台,离世。

吴咏宁生前发布的最后一段视频截图。

站在摩天大楼的最顶端,将一座城市踩在脚下,感受几百米高空的阳光、空气与温度,车流与行人如砂砾般渺小,悉数收纳眼底。

这是极限运动“爬楼党”们钟爱的视角,他们有人爱好摄影,在制高点获得完美取景;有人尝试挑战高难度高风险动作,从中获得快感与自我价值实现。

26岁的湖南小伙吴咏宁属于后者。他曾在10个月的时间里,前往重庆、长沙、武汉、宁波、上海多地,攀爬从100米到468米高度不等的建筑高楼,留下301段极限挑战视频。

视频快速蹿红,视频合作平台与广告业务也纷至沓来,这无形中激励着他进行难度更大的挑战。他想通过自己的努力,成为中国极限运动高空挑战第一人。

从默默无闻的横店群演,成为收获百万粉丝的极限运动者。在外漂泊数年,吴咏宁终于有能力给爸爸妈妈置办衣服、鞋子、换一部手机。如果不出意外,他将会在11月10日返回武汉,拿着八万块彩礼钱,和女朋友一家商定办喜事的日子。

2017年11月8日,吴咏宁在极限运动过程中,于湖南长沙天心区高263米、62层大楼楼顶附属物坠落至楼顶平台,离世。

坠落

11月4日中午,武汉站,26岁的吴咏宁和22岁的女友金金(化名)话别。

吴咏宁此行是为回家准备婚事。按计划,他将会在11月10日返回武汉,拿着八万块彩礼钱,和金金一家商定办喜事的日子。

意外发生了。

11月8日下午,金金突然和吴咏宁失联。她疯狂地给吴咏宁打电话、发信息,直到晚上都没人接,其他的亲朋好友也不知他的去向。

第二天一早,忧心忡忡的金金决定赶往长沙。一到长沙,她就开始联系当地的各个派出所——因为吴咏宁热衷于高空极限挑战运动,金金想男友很可能因违规攀爬建筑物被警方拘留了。

很快,位于天心区的坡子街派出所有了回音,金金急忙赶到,等待她的是一具冰凉的遗体和一个鼓囊囊的背包。

据警方发布的通报显示,事发地点为天心区华远·华中心大楼,男子从楼顶附属物坠落至楼顶平台。推测死亡时间在11月8日下午,排除他杀。

一位负责勘查现场的民警在知乎上透露了更多细节。吴咏宁的遗体是被玻璃工发现的,他从楼顶的装饰玻璃墙墙顶掉落到了顶楼平台,两者距离14米左右。

吴咏宁坠亡的华远国际中心高达263米,共62层。警方告诉金金,“电梯到40多层没有了,他单靠自己的力气爬上去的,爬了将近20层。”

从群演到极限

爬楼(rooftopping)是极限运动的一种,参加的人在国内被称为爬楼党,最早指的是摄影爱好者,他们为了想要的拍摄角度而爬上高楼,在制高点获得完美的取景。发展之后,出现一部分以尝试高难度、高风险的动作为乐的人。

10个月时间里,吴咏宁发布了301段极限挑战视频,将从100米到468米的高楼一一踩在脚下,曾练过武术和跑步的吴咏宁,梦想是成为“国内极限高空运动挑战第一人”。

有此志向前,他只是一名默默无闻的群众演员,参演《神雕侠侣》、《新雪豹》等多部影视剧,但几乎没有人能记住他的表演。

做群演的日子里,他对自己评价:“人生有大起大落!为什么至今我还落着呢?我想拼一把,可我已不知道从何拼起!演戏演技烂,我不是专业的,我没学过表演。既然我来到了这个世界上,我不在这个世界上留下点什么东西,我觉得我对不起我的生命!”

今年2月,吴咏宁第一次上传了高空极限挑战的视频。在一栋大楼的十层楼顶,身型瘦小的他双脚踏着一辆白色平衡车,谨慎缓慢地在楼顶边缘滑行,身子微微向室内一侧倾斜。

部分网友在视频下发布了“牛”、“666”、“艺高人胆大”、“鼓励你”等评论,可更多人表达出了害怕和担忧,纷纷劝阻他不要再玩了。一位网友说:“太危险了,看着都害怕”,吴咏宁只回复了两个字:“呵呵。”

这次表演,为吴咏宁带来了131.6元的收入,而他发布其他视频所收到的打赏很少超过10块钱。

从那以后,他便把网名改成了“极限-咏宁”,高楼凌空成为他新的人生价值实现方式。

他因此得到了百万粉丝和不少收入,几乎每次表演都能得到一两百块的打赏。名气越来越大,合作平台与广告商也找到了他。极限运动的刺激和快乐被无限放大了,无形中激励着他进行难度更大的挑战。吴咏宁曾在一篇自述中写道:“时间长了,成就感是我从来没体会过的”。

“国内我一定是玩得最狠的那个,因为我每天都在爬,我是在玩儿命”,吴咏宁生前说,但更多的时候,他会给视频配上“危险动作,请勿模仿”的警示文字。

11月8日上午10点45分,吴咏宁在微博发布了他生前的最后一段视频。

在长沙五一广场一栋高楼的楼顶,他攀着墙体边缘,先卖力做了几个引体向上的动作,一只手离开了墙体,扶在额前,双腿弯曲,摆出了一副极目远眺的姿势,如同腾云驾雾的孙悟空。

那一刻,整座城市都在他脚下,或高或低的楼房、川流不息的车辆与人群都被他尽收眼底,一览无余。

铤而走险

不是没有遇到过危险时刻。

7月中旬,吴咏宁在海拔1000米的张家界翼装飞行平台表演。他双手撑住栈道边缘,身体空悬在山峦之间,只做了一些于他而言难度不高的引体向上和单手悬挂动作,视频中的他显得镇定自若,旁观者看不出来遇到了任何问题。

一个月后,他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才说,当时手太滑了,差点失手。而这次险些让他付出生命代价的表演却使他收到了史上最高的打赏:288.5元。

意外发生后,俩人共同的朋友童虎告诉金金,自己曾经还救过吴咏宁两次。当吴咏宁在做动作时摇头了,就意味着体力将要耗尽,此时童虎就会救他,拉他上来。

曾有爬楼行动很快被发现,吴咏宁和同伴被楼栋保安呵斥着赶了下来,随后被移交到了警察局。但对他来说,被赶走、进警局早已成了家常便饭。

直到吴咏宁出事,他的父母才知道他在挑战如此危险的运动。

童虎称,吴咏宁拍视频只是希望能给妈妈治病而已。金金和继父冯福山也表示,家里条件不好,吴咏宁是一个很乖、很孝顺的孩子。

冯福山告诉新京报记者,做群众演员时,吴咏宁挣不了几个钱。中秋节时,吴咏宁给家里打来电话,说自己准备结婚了,还给家里添置了热水器、洗衣机,好像一下子就有钱了。他给继父冯福山买了苹果手机,给妈妈添置了衣服鞋子。

在他的“火山小视频”上,吴咏宁有100万粉丝,发布了300个视频,进行了217场直播,获得了55万火力值,按每10个活力值等于1块钱计算,有5.5万元。

极限挑战做出名气后,有一些商家想和吴咏宁进行商业合作。曾经有一家运动鞋品牌请他帮忙打广告,要求他在高空挑战时穿着该品牌的鞋子,以体现鞋子良好的防滑特性。甚至还有卖狗的、卖芒果的找上门来。

在吴咏宁出事前两天,他告诉金金,一个商家在和他谈合作,搞炒作,可能会有将近10万的报酬。据潇湘晨报报道,吴咏宁的伯父冯胜良也证实了这次合作确有其事。“侄儿说,11月8日他要在长沙的一栋高楼上录一个两分钟的视频。他说如果火了可以拿10万。”

吴咏宁过世后,部分网友质疑,快手、火山等短视频平台存在诱导其进行高空危险动作表演的嫌疑。对此,快手回应称,“快手是一个用户分享的平台,没有合作发视频的事情,且几个月前快手已经对其账号进行处理。”

新京报记者发现,6月18日,“火山小视频”官方微博发布了一条吴咏宁在高空脚手架上做仰卧起坐的视频,配文称“卧槽哥们儿你是真的不要命啊,看的我心惊肉跳”。

“火山小视频”对媒体回应称,已经和家属沟通,会尊重家属意见对相关视频进行处理。

未到的保护伞

在吴咏宁的微博简介上,他写下了自己的目标:“无任何保护挑战全世界高楼大厦”。

凭借着多年的武术功底和缜密的心思,吴咏宁自信不会出任何问题。“玩这个心理素质一定要好,要很细心地去玩,所以没有保护的情况下还是很安全的。有把握的我会去做,没有把握的我就不会去做。”

但看着吴咏宁一次次在没有保护的情况下挑战高危动作,童虎受不了了。“我觉得过头了,但劝不住他,就没再和他一起。”

金金也劝过他无数次:“可不可以做点保护措施?”每次吴咏宁都点头说“可以”,却没有付诸实践。次数多了,他开始偷偷瞒着金金去爬楼,不再告知金金他的爬楼动态,在朋友圈发和爬楼有关的视频也会把金金屏蔽。

去见金金父母时,金金的母亲向吴咏宁表达了对其安全的担忧,吴咏宁对她撒了谎,说自己平时都做了安全保护措施。

大约在出事前一个星期,或许是为了安抚金金和她的父母,给即将到来的婚姻添上一把保护伞,吴咏宁终于购置了一批安全保护用品。他告诉金金,将会在下一个视频里做好安全防护措施。

那时,听到男友这句话,金金以为,自己悬在半空许久的心终于可以放下来了。

她憧憬着男友带着彩礼钱来提亲,但最终等来的却是男友坠亡的噩耗。

新京报记者 王佳慧 实习生 周小琪